造車!對于百度來說,是一道必須拿高分的必答題

91che趙甲01-12 10:46

 從BAT序列里"掉隊"數年后,"眾里尋他"的百度終于找到了一條逆襲之路——親自下場制造新能源汽車。

2021年1月11日,百度發布公告稱將成立一家智能汽車公司,以整車制造商的身份入局汽車行業,吉利控股集團則成為該新公司除百度外的唯一資方。

百度吉利

 

正是得益于該事件的刺激,近一個月來,百度和吉利汽車的股票漲幅都超過了50%,百度更是收獲7成漲幅。未來隨著靴子落地,真車下線,百度和吉利的股價開啟"特斯拉模式",估計也是一件大概率事件。

刨去風口逐浪的無端臆測,對于百度來說,造車其實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的必選項,畢竟做了這么多年的自動駕駛研發,總得有一個兌現的機會。

有自動無駕駛

與大多數造車的互聯網公司不同,百度并不需要從資本以及入口層面拿到智能汽車的"船票"。早在"被掉隊"的2014年,百度就開始了自動駕駛技術的探索,希望在下一個時代對移動互聯網的寡頭們實現彎道超車。

從技術層面來看,百度的自動駕駛技術底蘊可謂深厚。2019年,Navigant Research發布的自動駕駛競爭力榜單顯示,百度為國內唯一上榜的企業,與Waymo、福特等企業并列為"領導者"級別。

百度

 

目前,百度在自動駕駛領域已累計擁有1900項自動駕駛全球專利以及近500萬英里的累計測試里程??梢哉f,蟄伏數年的百度確實有底氣在自動駕駛領域叫板全球頂尖公司。

技術是自動駕駛汽車的基本盤,但是如果沒有車,這個基本盤也就無處安放。消費者總不能下載一段程序,捧著手機體驗自動駕駛帶來的便利吧?

有自動,無駕駛。在過去的數年時間里,百度一直被這個尷尬所困擾,在歷經反復的左沖右突后,如何將手中前沿的自動駕駛技術大規模應用到消費級市場,兜里揣著1000億現金的百度竟然有些迷茫了。

事實上,百度起初并沒有直接入局汽車行業的打算,而是選擇了在資本和業務層面間接推動自家業務的下放。2017年,百度參與了造車新勢力威馬汽車的B輪融資。與此同時,百度也開始和傳統汽車公司展開合作,2019年9月,我們就見到了百度和一汽紅旗合作推出的紅旗EV Robotaxi。

百度合作車

 

盡管有一種說法是稱造車太花錢,百度受不了這個損失。此前小鵬汽車董事長何小鵬曾表態:"沒200億不要造車"。這個說法有一定道理,但是也確實很片面,對于能在短視頻獎金上就砸出10個小目標的百度來說,200億真的不是花不起,而是怕華爾街讀不懂,當時百度的股價已經到了谷底,確實經不起任何風吹草動。

百度沒有選擇第一時間親自下場造車,與汽車行業高風險低回報的行業特征有一部分關系,而且當時的造車新勢力們也是遠不像今日這般光彩奪目,在巨額虧損的賬面和層出不窮的產品故障中,各個都是哀嚎苦熬,賠本賺吆喝才是資本對行業當時的主流判斷。以蔚來為例,2020年第三季度,其凈虧損就達到了10.47億元,2018年以來,其累計虧損更是超過200億元。

不過,或許是此后的兩件事改變了百度的態度。

一是自己悉心選擇的"低風險高回報"的投資路徑,并沒有很好地讓自家的自動駕駛技術大規模落地。

以百度"重倉"的威馬為例,雖然其也算是和蔚來、小鵬、理想齊名的國產造車新勢力,但是2019年首批汽車交付目標的失敗,以及威馬EX6連續幾個月從乘聯會月度銷量統計表中的消失,都證明了威馬汽車已經無法再肩負起普及百度自動駕駛技術的重擔。

二是隨著特斯拉股價攀上了800美元,小鵬蔚來更是脫胎換骨一騎絕塵之后,華爾街看懂了中國互聯網公司造車的邏輯,尤其是百度,這可是一家全球領先的自動駕駛技術公司,當它都親自下車間擰螺絲了,這個故事豈不是比特斯拉還要來得更鮮亮。在最恰到好處的時間窗口,百度穿好了工裝,拎著扳手親自走進了工廠,結束了有自動無駕駛的尷尬。

為什么是吉利?

百度親自下場造車,為何要拉上吉利呢?盡管原因有很多,比如分擔風險,盡快讓成車落地。這都是現實,但在91che看來,最可能的理由則是瞌睡碰到了枕頭,郎情遇到了妾意——吉利比百度更需要從自動駕駛的未來中獲得遠大前程。

而且從新聞稿中的表述來看,這是一家由百度主導成立的公司,吉利則是戰略合作伙伴。這也就意味著,百度是新公司的發起方,從落地速度推測,在過往的談判中,吉利的態度應該非常積極,甚至做出了程度不小的讓步。作為收購過沃爾沃和奔馳的吉利來說,走出這一步其實非常不簡單,不是一把手直接拍板,不可能有這么快的通關速度。

作為對比,上汽和阿里剛剛聯合成立的智己汽車公司,阿里僅占18%的股份,上汽獨占54%。風光無限的互聯網公司去造車,在產業鏈極為漫長且精密的汽車工業面前,之前的一些賦能類的說辭往往是沒人當回事的,因為把三萬多個零部件湊在一起以200公里的時速向前疾馳,幾千萬行代碼所起的作用只是錦上添花。在汽車企業中,互聯網公司的號召力更多還停留在宣傳層面。

智己汽車

 

從這個層面推斷,百度和吉利攜手,吉利的心態應該是比百度更為澎湃,在仔細掂量了自己的未來后,吉利接過了百度遞來的大鉆戒,并迅速套在了自己的無名指上。

百度和吉利是閃婚無疑,但卻也是一樁天作之合。

首先,雖然汽車的進化趨勢與智能手機類似,但是與小微智能硬件不同的是,汽車的零部件動輒萬計,這其實對擅長運營的互聯網公司來說并不友好。因此,對于百度來說,與其自己從零搭建一個電動車平臺,倒不如找到一個成熟的汽車企業展開深度合作。

其次,雙方在各自定位上有著清晰的認知和邊界。媒體曾有報道,蔚來、小鵬、理想三家造車新勢力在起步階段其實都找過百度尋求融資,但是由于百度有軟件生態排他協議,這三家并未接受,因此才沒有接受百度的融資。而之所以百度選擇投資威馬,則是因為"沈暉和他的團隊同樣遇到了競業條款,只不過他們接受了,于是便順利拿到了百度的融資。"

雖然此前吉利也曾推出電動車,但是其電動車的產品思路依然沒有跳出燃油車主打的"出行",在軟件交互層面,與特斯拉的產品更是不可同日而語?;诖?,想必在新的合作中,吉利會樂于接受百度的"競業條款",安心履行好"制造商"的職責。

當然了,沿著這一思路,百度其實也可以和蔚來類似,找傳統汽車制造商代工造車,但是問題又來了,從零造車的平均時間為3、4年,而目前特斯拉、蔚來、小鵬等廠商正在大肆吞噬第一波市場紅利,實在是機不可失,時不我待,時代潮流推動著百度和吉利完成了閃婚。

百度還有一個未知數

百度今日選擇攜手吉利,只是當今中國互聯網行業發展的一個縮影,隨著移動互聯網紅利的逐漸消失,眾多科技巨頭不約而同瞄準了智能汽車新賽道。

路透社此前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稱,蘋果正積極推進自動駕駛汽車業務。如無意外,蘋果將聯合現代公司,于2024年生產出第一臺搭載自研突破性電池技術的"Apple Car"。

Apple Car

 

結合2010年左右的智能手機熱潮來看,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一定會有越來越多的造車新勢力出現。對此,何小鵬曾表示:"據我了解今年(2021年)大概有數家科技企業可能會成為不同模式的造車新勢力,這對智能汽車市場和新的移動生態真正的到來,會產生非常正面的加速影響。"

在智能出行時代,錯失了移動互聯網的百度一改平日里的遲鈍,在行業剛剛爬坡的階段就著手部署了業務轉型。但是,這卻并不意味著百度就一定會成為下一個"特斯拉"。

雖然百度的自動駕駛技術在全球首屈一指,但是依然沒有真正解決"人"的問題。

2016年,百度無人車開始路測。也正是這一年,百度的自動駕駛業務人才開始不斷流失,到了2017年3月,百度無人車的創始"四大金剛"已全部出走。

人才的流失不光影響著百度在自動駕駛技術的后續推進,在未來也十分有可能成為百度自動駕駛技術的一大阻礙。事實上,從百度出走的自動駕駛的人才,紛紛另起爐灶,成為了百度的競爭對手。

一家公司成為行業的黃埔軍校并不是一件光榮的事情,背后其實是需要"軍校"校長做出極大反思的。當年網絡視頻行業風起云涌,古永鏘、龔宇、李善友......從搜狐走出的這些高管們,卻做出了一家又一家比搜狐還要高大的商業體。問題究竟何在,網絡評論家潘亂在《百度沒有文化》一文中指出:百度有著先進的技術,但缺乏與之匹配的商業遠見。

與自動駕駛技術類似,早在2011年,百度就看到了信息流個性化推薦的未來,但是由于不能給搜索賦能,"在百度新聞試水個性化推薦數據飆漲后,領導覺得內容low,就讓這個百萬日活的產品轉型專門去服務高端科技人群。"這也意味著百度一只手都已經觸摸到"今日頭條"了,但是轉眼就將其放棄。

自動駕駛汽車也是一樣,雖然現如今百度宣布和吉利強強聯手,成為了自己下定決心得高分的必答題,但是在前有行業"四大金剛"的圍追堵截,后有長線隱形收益的延遲性滿足的雙重圍剿下,就像一個隱喻,百度這輛無人駕駛的大車到底能行至多遠,其實是依然取決于這輛車的駕駛員。

電科技專注于TMT領域報道,青云計劃、百+計劃獲得者。榮獲2013搜狐最佳行業自媒體人稱號、2015中國新媒體創業大賽總決賽季軍、2018百度動態年度實力紅人等諸多大獎。

投稿請登錄:http://www.storycarousel.com/member
商務合作請洽:marketing#diankeji.com

聲明:本站原創文章文字版權歸電科技所有,轉載務必注明作者和出處;本站轉載文章僅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電科技立場,圖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二分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