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廳經濟線上峰會之虹魔方

西部證券&電科技09-25 16:43

由西部證券&《電科技》共同舉辦的客廳經濟線上峰會之虹魔方篇在2020年9月16日順利進行,本次線上峰會主持人團隊由來自西部證券通信計算機組的首席-邢開允、傳媒首席-李艷麗、《電科技》總編輯-徐建文、中國視像行業協會副秘書長-董敏。本期嘉賓為四川虹魔方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宋艦。

中國視像行業協會副秘書長-董敏介紹中國OTT市場情況


先分享電視機硬件的情況:在過去幾年中國彩電市場零售量的變化經歷了幾個階段,在2003年左右一舉突破3000萬臺,當時涉及到CRT向液晶的全面轉換。在2010年左右,一舉突破4000萬臺,當時受到政策的刺激。2016年中國出現了很多互聯網品牌,包括樂視、小米、暴風、風行等,那一年的電視市場非?;馃?,當年突破5000萬臺。從16年之后,中國電視就一直處在4500-4800萬臺的箱體內進行小的震蕩。所以大家對于電視市場的印象就是需求不振,覺得這個市場死水一潭,但實際上并不是這樣子。 

今年上半年中國的彩電市場銷量2089萬臺,同比下降9%。從銷售額來看,它的跌幅大于銷量跌幅下跌,下降了20%多,是大概500多億元。

從銷售面積來看,銷售面積現在是我們非??粗氐囊粋€指標,代表著大尺寸化的趨勢,銷售面積是達到1588萬平方米,同比上漲5.5%。所以量在下跌,額在下跌,額下跌幅度比量還要多,說明電視單價在降低,或者說產品結構在變化。電視單價在降低,面積卻在上升,這就意味著老百姓要買電視,每尺寸的成本是在降低的。 

從渠道結構來看,因為疫情,線下銷售受到擠壓。今年上半年線上占比60%以上。2019年上半年來線上占比不到50%。從產品結構來看,高端電視,即8000塊錢以上的高端電視,今年上半年占3%,比去年微降。這也是由于疫情的原因,線上的價格或者說購買電視的價格結構稍微偏低。

從尺寸來看,65寸以上的銷量占21.3%,去年是16%,上漲5個點。超高清今年占67%,跟去年是處于同一個水平。55寸是第一大尺寸,55寸占32%;65寸是第二大尺寸,占16%。75、70寸都在2-3%左右,43寸占15%,43寸是次于65寸的第三大,就是客廳電視之外的臥室電視。

從規模上來看,中國市場今年可能要下降,有疫情的原因,上半年降了9個點,下半年會有一些追趕計劃,我們判斷下半年可能會同比跌1個點左右,2570萬臺,全年還是下降的。 

銷額的下降是快于銷量的下降的是由于平均價格是在下滑的,但是平均尺寸是在上漲。在今年上半年平均尺寸是51寸,比起2018年上漲了兩寸,也就是每年大概漲一寸左右,但是每尺寸的價格,就是老百姓買電視每尺寸的成本是在降低的。

在今年的上半年每尺寸的均價大概是48塊錢,尺寸越來越大,價格卻越來越便宜。從消費者來講是受益的,但是從企業來講,利潤越來越低,白電是9%的利潤率,廚電在15%,黑電大概是2%以下,甚至大部分企業都在虧損,但是成本卻一直上漲,電視面板價格這兩三個月也是罕見上漲。面板用到OLED的面板、mini LED背光的面板,芯片用到AI的或者5G的,核心技術含量在提高,但是售價卻沒有提起來。 

這兩三個月長虹、小米、海信都開始提價,但是整體來說,全年來看還是以降價為多,導致硬件的利潤并不是特別好看,但還是有很多企業愿意進入到電視市場。原因很多:

第一,現在電視大概一年4000多萬臺的規模,這在所有品類里面還是很可觀的??赡苁謾C可能會多一些,但是僅次于手機之后就是電視一年四、五千萬臺,規模很可觀。 

第二,現在電視設計流程和規范非常成熟,或者可以理解為門檻并不是特別高。 

第三,在中國供應鏈的配置已經非常齊全。我們有 TCL、華星光電,有京東方,有惠科面板的供應,還有海斯,有晶晨芯片供應,中國還有大量的代工廠。所以,電視相對其他產品來講比較標準化,也比較規?;?。

另外很多跨界廠商也看到了電視未來后向運營的潛力,所以大很多的手機廠商、電信運營商都已經跨界進入電視行業。一方面使電視越來越熱鬧,但是另外一方面各維度的競爭變得越來越充分,大多數企業就會選擇從價格著手。 

從中國占全球的份額來看,中國生產的電視已經占到了全球63%左右。中國有大量的面板廠和整機的代工廠,中國的品牌在全球能夠占到36.5%左右的出貨,逐年在提高, 2017年只有27%,2018年30%,2019年34%,2020年就達到36.5%,這是中國品牌占全球的出貨量。

近期面板在漲價,所以終端產品也在漲價。我認為面板漲價只是短期行為,應該不會影響企業的營銷策略和產品結構,換句話來說,基于價格的充分競爭未來可能還會持續一段時間。所以,我們是希望彩電企業能夠在產品層面多創新來實現高質量的發展。 

從彩電產品創新來看,很多企業對于產品特點是花了功夫的,比如人工智能在今年上半年占比已經達到65%,這是很高的占比,30%的電視用到了全面屏,7%左右的新售電視有了超輕薄功能。 

從未來來看,中國在全球的份額或者話語權應該還會繼續提高,現在中國高世代的面板產線已經達到了19條之多。另外,中國品牌也是在積極出海,所以在全球的影響力會越來越大。再加上一些日系電視,美系電視被收購或者說在衰退,所以中國未來全球的產業話語權會越來越高。 

整機價格以降價為多,以降價為長期趨勢,更多的企業開始用軟件或者用智能運營的收入來彌補硬件的虧損。很多電視企業的硬件方面,尤其今年上半年是虧損的,但是并不見得整個電視業務虧損,因為在廣告層面、會員層面,以及其他的附加行為上有增值,這方面有利。 

從運營情況來看,今年上半年推出了智能電視開機廣告服務規范,已經從9月13號開始正式實施,這也讓大屏市場更加趨于嚴謹、正規,或者合規。之前從江蘇省消協的判斷來看,開機廣告是違法的,所以我們協會也出了這么一個服務規范。 

我們明確規定智能電視可以擁有開機廣告,但是在未聯網時就不應該再啟動開機廣告,我們總的時長不應該超過30秒,在播放過程中,讓用戶有關閉的能力,有信息提示,這對于企業、對于消費者是雙贏,讓我們有法可依,讓OTT的運營合規,同時也可以實現價值最大化。 

從全球范圍的廣告預算來看,今年下降6%,從5800多億美金到5400億美金,最大的原因就是疫情造成了電影院媒體,電視電臺銷售額出現下滑,但這是傳統的廣告。而新型的廣告,在OTT的廣告,或者是在社交媒體、在線視頻這方面的收正向增長。從國內來看,數字廣告占7成左右,比起2019年上升10多個百分點。 

從保有量來看,電視的保有量達到2.88億臺,每年會有3500萬臺到4000萬臺左右的智能電視到消費者手上,所以保有量2.8億臺已經覆蓋了6.6億用戶。在家庭的保有量占50%,有一半的家庭都有智能電視。OTT不光有電視,還有盒子,前幾年盒子銷量每年一兩千萬臺,包括一些互聯網廠商買贈使得盒子有相當大的保有量。 

在2020年的6月底,整體OTT終端激活總規模是2.75億臺,這里面包含電視2.3億臺以及盒子4500萬。

從國產電視來看,國產的長虹、康佳、創維、海信、TCL這5家,他們激活的占有率占到了62%,大概是1.5億臺左右,比2019年年底上漲了7.4%。 

現在每天開機終端,就是日活,大概在1億臺左右,疫情過后降了一些,大概有8500萬是電視,有1500萬不到是盒子。還有一些智能投影屬于大屏范疇,現在智能投影一年的銷售量大概在400多萬臺左右,它的日活或者日開機不夠準確,暫時就不講投影了。 

從整體的開機時長來看,現在OTT終端包括電視和盒子,平均下來每臺是4.85小時。這個水平比起整體電視終端的收視時長,是它的兩倍,

從廣告來看,今年上半年,OTT廣告是40億,不及預期,主要是因為疫情,但是整體來看,通過下半年的追趕,我們估計全年會突破100億,跟2019年基本持平或者高一點點。 

從開機庫存情況來看,OTT的開機廣告今年上半年有3000多萬cpm,比2019年上漲30%,原因是智能電視的保有量增長。貼片廣告的庫存大概是9億的cpm,比2019年上半年增加4個多億的cpm。開機廣告的投放率是比較穩定的,大概每年都維持在80%左右,今年上半年稍高一些,是85%。貼片廣告投放率稍微低一些,也有一些波動,2020年的上半年比2019年有所下滑,但是也是維持在20%左右。從廣告形式轉化來看,屏保、智能推薦的轉化率比較高,再往后是貼片,還有應用啟動,關機等。 

從第三方的數據的調研來看,在2020年有49.5%左右的廣告主計劃在未來一年增加數字媒體、線上媒體營銷預算。在疫情期間,OTT展示了相當大的媒體層面的影響力,這個水平在所有的媒體中僅次于社交,僅次于網絡長視頻。在未來,OTT廣告,會涉及到更多領域,不光是教育,還會涉及美妝、交通領域。從層級來看,也會從一、二線城市逐漸向更多的下層城市來延伸商業機會。 

二 四川虹魔方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宋艦介紹公司情況

我們現在怎么來看待電視或者說智能電視這件事情? 在我個人理解,我們一定要有這樣的思路,終端是什么?以往終端是功能載體,但現在的智能終端更多是業務和服務的載體。怎么理解這件事情?就是以往的終端或者硬件沒有連接到云上,沒有通過互聯網連接到服務上,所以它更多是功能展現。比如掃地機器人沒有聯網的情況下,更多是去實現功能。但是隨著智能終端的發展,不管是手機、電視還是電腦等等,聯網之后我們會發現終端這個概念本身慢慢延展成為什么?更多的是云端或者是互聯網的服務端的業務能力承載方。這是我想強調的第一個概念。 

所以,如果這么來回顧終端,很早以前我們說手機就是打電話的,但是現在不談打電話的終端,而談的是智能手機可以承載微信、微博,承載各種各樣的應用服務。對智能電視也是一樣的,智能電視或者說電視行業,原來我們說電視并沒有說它是電視機,很多人默認電視作為終端就是用來欣賞電視臺播放的直播電視節目。 

而在今天我們再談智能電視,可能更多不是我用它來看電視臺的直播內容,而很可能是大家默認或者是心里在想的是它可以用來接受所有互聯網上的各種服務。視頻點播,牌照方,或者說優愛騰等內容方視頻聯播,再到游戲服務,再到剛才說的教育等業務。

所以我想強調的是,第一個,我們看硬件,看終端行業,跟以往的最大的變化是現在智能終端實際上是互聯網所有業務、服務的載體。 

第二個,電視來看終端或者說以智能電視來看終端。如果我們把想象力放得更遠一點或者更大一點,可以簡單理解,它是一個更大屏幕、更大尺寸的手機。為什么這么說?現在我們在智能手機端可以體驗到的業務或者服務,基本上都可以在電視端得到體驗。電視終端的硬件、軟件和操作系統等等跟手機差別已經越來越小。以中國的智能電視來舉例,大家用的電視芯片,智能電視的操作系統,跟現在的智能手機的系統差別已經不是很大了,更多的差別可能來自于兩個方面:

第一個是人機交互層面,我們使用手機的過程更多的是觸控,用戶可以直接在手機的交互界面上進行控制,而對電視大家長期以來形成的習慣是我要離電視三米的距離,通過遙控器進行人機交互,這可能傳統上我們是手機跟電視的一個最大的差別。 

第二個差別是用戶使用習慣,我認為智能電視或者說電視領域對用戶提供服務的過程,在中國也好,或者是在世界范疇內,我個人的理解是長期以往的電視臺直播模式給用戶養成了被動接收內容、被動接收服務的模式。用戶躺在沙發上,他更習慣電視臺播放什么內容,我就欣賞什么內容,用戶的主動權更多是通過頻道切換來實現對內容的獲取。 

在手機或者是在互聯網時代到來之后,實用戶對內容或者說對服務的獲得,更多會向主動獲取來演進。但是在電視端,因為長期以來被培養的用戶習慣不一致,帶來的我們現在能夠看到的在電視端的服務跟手機端服務最大的差異是什么?我相信可能在座的諸位都能感受到,我們用手機去獲取服務,更多的是你知道想要什么。比如說我想打開微信聊天,我想打開微博看內容,我知道我想要什么,我直接打開手機。在手機的交互界面上呈現給用戶的更多是應用,我知道我想要什么服務我就進去。 

但是在電視端,我們現在對所有的智能電視感受最深的是電視界面上直接給用戶呈現的是內容海報,比如說影視界面會有5-6幅比較大的影視內容的海報。更多的用戶對交互界面或者說內容服務的感受,并不是我知道我想看某一個應用,而是我對內容的訴求直接從海報上可以獲得。 

可能在智能電視的用戶使用過程中,用戶不是去看某一個應用本身,而更多的是被動接收的是內容本身,而不是應用或者品牌本身。再往深理解一點,很可能這句話不是對的,用戶對品牌、應用的認知度,在電視這一端會遠遠低于手機端。所以這兩點,包括我剛才說的交互層面和在電視這一端對于業務、服務的獲取和感知,跟手機有巨大的差異的。 

這也是為什么我個人認為電視機廠商現在智能電視的業務的承載過程中,慢慢的往前走了一步,為服務用戶和服務內容方、業務方,能夠承擔起一定作用或者角色的重要原因。如果我們只把電視當成是手機的更大屏幕或者是更大尺寸,可能就像現在的手機行業是一樣的,用戶直接在商店里下載應用,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應用,使用應用的時候直接點擊。但是剛才我講的兩個重大區別,會導致現在廠商在提供業務服務上面還有很多可以給用戶提供的角色或者重要性。 

回歸到虹魔方本身,我們是現在整個長虹品牌,或者說整個長虹集團旗下的所有智能電視終端的運營品牌,它是長虹股份上市公司百分之百全資持股公司,負責整個長虹集團旗下包括長虹、啟客,包括長虹在國內控制的三洋品牌這種第三方品牌的智能電視的運營體系。

包括三洋、長虹、啟客,大概累計出貨量,有4500萬臺,但這只是出貨量。從激活量來看,我們從09年開始做智能電視,到今天累計出活3100萬臺。 

運營數據:截止到今天,可以運營的終端,可以通過服務平臺實際給用戶提供運營服務支撐的終端有1800萬臺;還有一部分老的,比如10年左右的終端,更多的是在Linux操作系統上直接把視頻服務裝上,用戶打開只能看視頻業務。真正的目前我們可以運營的終端有1800萬臺左右,平均每個月智能電視月活大概在76%左右,平均每天月活49%左右。

電視的使用時長:虹領金的用戶的平均使用時長是2.97小時。原來大家說所謂看用戶的價值也好,或者業務價值也好,更多關注的是用戶到底能不能停留在業務上,使用業務時長會決定很大一部分價值。當一個用戶一天能夠把接近5個小時,4個多小時的時間花在電視上時候,這個想象空間,可能就不是我們今天看到的。 

人的一天真正清醒的時間可能就16個小時。如果能夠平均下來有接近5個小時的時間在電視業務終端前停留,來使用業務,電視的價值就會變得非常高,運營價值也會變得非常高。 

剛才我講智能電視終端跟智能手機的差別一個是交互,另一個是服務提供模式。在這一點我們也有數據,比如說在交互層面,原來傳統的電視機交互更多是通過傳統的遙控器,上下左右返回確認等等。從14年開始,長虹就已經切入到語音,作為人工智能發力的一個重要點。不管是最早的通過進場的遙控器運營方式,還是到現在普遍的遠場語音方式,這種交互模式極大的解決了一個問題,就是用戶用更簡單的方式去操作、控制電視。剛才我反復在強調,用戶在手機端的操作,通過觸碰的模式可以很輕松、很快速的實現自己的目的。但是在電視端,如果用遙控器會相對來講會比較麻煩。我們長虹更多的差異點是要通過人工智能、通過語音的方式解決痛點。 

在這方面的數據, 1800萬終端可運營終端,每天語音調用次數已經到1.1億次,基本上每個用戶至少會跟電視交互5次以上,會告訴電視今天我想看什么內容,比如甚至他不知道說今天具體要看某一篇,但是可以告訴長虹小白想看一部喜劇片。調用次數表明在交互層面,用戶慢慢對語音的人工智能方式的認可。 

從實際數據來講,語音我們做的是留存率半年度的測算,語音的半年留存率能夠接近80%。也就是平均每100個人里面有80個人在半年后就養成了使用語音進行電視內容、服務的控制方式。

虹魔方的差異點:15年在長虹的多媒體公司成立了互聯網事業部,到2018年12月份把運營這一部分獨立出來,成立了一個全資的子公司虹魔方。到今天這5年的核心、重點還是堅定不移的站在橋梁的角色上。虹領金的桌面起到的作用是什么?就是左手連接的是用戶,右手連接的是應用方、服務方或者說內容方。手機端現在我們來看,橋梁的作用更多的是從硬件、銷售、渠道的角度來講,賣出一臺手機可能能增加一個微信用戶,能增加一個游戲的用戶。但是在電視端,用戶更多感受的是通過海報的模式把內容直接展現在桌面上。這對于應用方而言,或者說對于我們而言,其實提出了一些更高的要求。我給用戶呈現的已經不能直接用戶的 logo或者說應用名來直接給用戶提供服務。 

怎么理解這件事情?我現在把整個公司的很大一部分工作的職能或者說職責做了一定的區分是什么?我們在整個行業看虹魔方,我們這個公司更多把工作重心放在應用外的運營。拿手機舉例,很多業務或者說互聯網的應用和服務,更多的是業務方自己獨立運營。通過我的市場宣傳,推廣等等,我讓用戶知道我是一個什么樣子的應用方,什么樣的服務方。用戶打開了應用,我在在應用內去做所謂的留存等活動。我的拉新更多是通過自己的市場推廣手段去做的。但是在電視端,我們稍微的把它做了一定的區別,就是應用類的運營,還是堅定不移的交給了服務方或者說合作伙伴。 

但是應用外,我更強調的是整機廠商或者說作為虹魔方這樣的運營公司,能夠發揮什么樣的作用。通過一個簡單一點的例子來說明這件事情,如果手機端裝了一個 QQ音樂, QQ音樂晚上8點辦了一場周杰倫的現場演唱會,用戶對周杰倫今晚8點現場演唱會或者周杰倫出某一個專輯的這種信息來源更多是媒體,不管是通過微博微信,通過各種各樣的渠道,用戶知道了這個信息,用戶決定晚上8點打開QQ音樂去欣賞周杰倫的演唱會。但是在電視端我們可以做的事情相對來說會更多一點。 

我舉幾個例子,比如說我們知道用戶是不是對音樂感興趣,因為我有完整的用戶使用習慣,我知道他是一個音樂愛好者,我在開機廣告或者內容推送,就會明確的告知用戶今晚8點 QQ音樂或者音樂應用會上線周杰倫的演唱會,這是第一個,叫用戶觸達或者說信息觸達。

當用戶開機之后進入到桌面,進入到lantern的時候,我們可能在某一個海報為會提醒他今晚8點有周杰倫的演唱會,你是否愿意預約?同樣的我們還做了很多針對用戶運營的功能或者服務,比如我們有任務系統、消息系統等等,可以告知用戶有這樣的服務。通過完整的信息服務或者信息觸達,再結合剛才我說的應用自己的應用運營活動,基本上就可以完整地做到把一個對音樂感興趣的用戶引導到應用里獲得服務。 

我想強調:第一,我們一定是精準匹配這些用戶的。第二,我們做的匹配工作或者服務是以服務用戶為主要出發點,并不是說要干擾他或者是對他造成使用上、體驗上的不便。

講了這個案例,我們會發現通過系統廠商或者終端運營廠商在原有的應用外的這些運營工作,可能用行業內比較流行的叫整合營銷,我們就把傳統的廣告概念延展出來,就變成了一個把服務能通過系統廠商的運營能力,把整機用戶,把虹領金用戶跟業務本身連接在一起,通過系統運營打通了應用外的運營和應用內的運營,這樣對整個應用服務,不管是從用戶體驗,還是真實業務,最終歸根結底還是要體現在轉化率上,都是比較大的提升。 

從實際數據來講,整個以視頻來舉例,在長視頻領域基本上是優愛騰這三家。從這種角度來講,長虹整體的量在整個行業里邊不是最好的,甚至可能是在第二梯隊。但是真實的用戶體驗和用戶的付費轉化率,通過剛才我說的兩點,一個是交互,一個是我更多的幫助用戶和服務方做系統層面的組合運營,來實現這樣的目的,才能夠解決這個問題。 

我再稍微總結一下,差異點更多的體現在什么呢?我們更多的把虹魔方類比成為萬達廣場,消費者到了萬達廣場,實際上可以體驗到綜合性的從超市到珠寶、化妝品、服裝甚至到影院,可以得到所有的綜合類的服務。 

但是并不是說所有的服務都由萬達集團來提供,它更多的是通過引入合作伙伴的模式來做。萬達除了自己在做影院的服務之外,其他的所有服務都是第三方來做。虹魔方比較類似,在當今這個時間點,甚至沒有一項服務或者內容是我自己做的。當然有一些在線的硬件故障診斷,這種可能是我自己做的事,但是在業務層面,我沒有去碰所有的合作伙伴或者說服務方,我更多的是希望通過我的系統運營能力幫助合作伙伴怎么樣找到更適合的用戶,幫助我用戶篩更適合他的應用和服務。

在這一點可能跟其他品牌不太一樣,我們發現在目前的行業里邊,大量的運營公司實際上已經在涉足應用或者說服務開發??赡苡械膹S商會提供視頻服務,當然可能還是跟優愛騰合作,只是把優愛騰變成了 cp不是一個sp,可能有的公司自己做游戲服務,去做音樂等服務。從用戶體驗的角度來講,廠商去做用戶體驗相對互聯網公司在電視這一層應該是有優勢的。但是在內容運營這個層面,可能有一些分歧,我認為在真實的業務運營和應用內的運營上面短期內還是互聯網公司比傳統的電視公司會有一定的優勢。這可能是目前跟其他品牌最大的差別。

我們打開一些其他品牌的電視,用戶看到視頻服務可能就是廠商直接在提供這種服務。從用戶體驗的角度來講,可能不管是從流暢性,還有從會員角度可能有一定的優勢。在長虹,可能用戶需要打開三個應用,比如說優愛騰的三個不同的應用,才能夠看這三家的視頻。但是在某些廠商可能只要打開廠家自己的應用,就可以看到三家的內容,在體驗層面可能其他的廠商相對而言會有一定優勢。 

但是從內容運營的角度,短期內我認為長虹本身或者是虹魔方本身,短期內還做不到足夠優秀,所以我們更多的是把精力放在應用外,怎么樣配合應用方或者服務方能夠在系統的角度能夠幫助他成長起來?,F在更多的用戶沉浸在長視頻領域,長視頻領域大量的流量是在頭部IP,如果用這種越來越窄的模式去做商業模型,或者去做收入,始終是有一個天花板的。但是如果我們把兩家的優勢能夠合作在一起,我們自己也發現付費的轉化率就提升上來了。 

今年疫情的影響,教育、游戲、音樂等等,其實都在發展。雖然看起來已經有2億多的智能電器終端,但截止到目前,除了長時間之外的第三方垂類應用,單純講盈利層面,比起終端規模體量,其實還沒有做起來。如果給手機端用2億終端的量來扶持一些垂直應用,可能這些去利用早都已經做起來。 

但是在電視端,到今天為止仍然沒有做起來,所以我更多的是強調我們會把重心放在服務好應用開發商,同時通過數據分析或者交互能力能夠把用戶服務好,這個可能是我們目前跟其他品牌差異最大的。 

我在這種定位下,安心做用戶和服務的橋梁的定位下,第一,我的工作變得相對清晰。第二,我的合作伙伴對我的信任程度會相對而言會更高一些。第三,在團隊的規模上,虹魔方的團隊的規模是整個行業里面最小的。應屆的校招生到位的情況下,截止到目前只有80名員工,可能跟其他行業內的公司不太一樣,人員規模相對是比較小的。我更多的商業模式更多的是在類似于萬達的模式,更多的是在店鋪租賃或者渠道收益上,給服務的合作伙伴更好的用戶,給我的用戶更好的服務,獲取渠道的收益。在這個層面上來講,我的成本是偏低的,同時我的收入或者說利潤是直接從渠道的供應商來體現的。截止到目前為止,基本上沒有用戶是直接打錢到虹魔方,用戶直接付費給我的業務合作伙伴,業務合作伙伴在確定收入之后,再給我分成,解決了相互信任的問題。 

我認為目前商業環境下,要在短期內,三年也好,兩年也好,能夠真正培養出在整個行業里邊立住腳或者說能夠真實有利潤的垂類的業務合作伙伴。當他們被培養起來之后,用戶的體量在中國市場我們是不太擔心的,業務起來之后,我再根據我的運營能力來幫助他做高。從這種模式上來講,我的商業模式可能跟其他公司也會略微不同,看起來我的營收的規模會比其他公司小很多,因為我是分成后收入,而很多其他的運營公司是分成前收入,用戶先把錢給到運營公司,運營公司再給內容方或者服務方分成。在這個層面上,商業模式還會有一點不一樣。 

我再稍微對虹魔方的工作或者是差異點稍微再做一點點總結。我們現在對外明確提出兩點,我們做中臺,對用戶提供服務的平臺,包括比如說用戶的成長,用戶的成就,用戶的畫像,用戶的交互,包括聲紋或者說個性化推薦,包括對用戶的硬件診斷,軟件在線服務等等,我們做的是針對用戶的服務品牌。針對合作伙伴,我們也在提供一套平臺,包括設備管理,安全運維等。

可能在目前的行業里相對而言,我們團隊規模是最小的,80人,但是我們還把很大一部分工作放在了安全上,這也跟長虹的原來的技術積累相關。原來長虹的國家級企業技術中心有一支團隊專門在做安全,所以我們也用了他們的一些技術來解決智能電視的可信、可管、安全。對應用方我們提供,應用測試,系統數據服務,對應用方或者服務方的在線服務等等。所以現在相對來說會變得越來越清晰,我是一個中臺,左邊對用戶提供服務,右邊對應用方或者說服務方來提供服務。 

在智能電視廣告這一塊,無論是開機還是貼片等,廣告也是目前整個智能電視的市場里邊很大一部分的營收來源。在這一塊,長虹跟 TCL有一個共同投資的公司——廣州歡網,它在做廣告業務。我們可能跟其他行業公司不太一樣,做歡網是希望能夠通過整合長虹和TCL的終端,因為互聯網比較認用戶規模,希望能夠整合兩家用戶資源把價值做得更高。這是我想講的第4個部分,就是整個虹魔方在不管是商業模型或者商業模式上,還有我們真實工作內容上面的差異化。 

回到第5個方面,就是在數據層面,我自己認為我們跟其他公司在數據層面稍微有一些差異。第一,長虹作為一個全家電品類的廠商,我們還有美菱,長虹空調等白電。長虹整體的終端覆蓋面或者廣度,實際上是很大的。目前去重的情況下,我們仍然有1.2億的用戶規模??赡茉诮裉爝@個時間點來看,產生的商業價值不會那么高,但是從數據的角度來講,凡是有用戶聯網的終端,我們都可以獲取用戶的使用數據。

第一,我們有一個愛聯公司是做物聯網模塊的,也是中國目前最大的物聯網模塊的廠商,包括華為、小米都在用我們提供的物聯網模塊的用戶行為分析??赡芏唐趦瓤床怀鰞r值,但是真正當互聯網、IoT普及之后,數據價值會迅變大。這是第一點我們跟行業內的一點差別。 

第二,我們現在已經脫離了原來一直在說的個性化推薦,這種單純從用戶使用行為去推斷用戶數據或者分析數據,現在增加了場景化數據。針對業務場景,會有一些針對性的內容和服務提供。這在傳統的互聯網業務公司很難做,因為基本上原來的這些服務都是針對單用戶,而我們希望做的場景化數據,更多是如何在場景的定義下為一家用戶或者說以家庭為單位的用戶來做數據分析和采集。 

第三,在人機交互這個層面,我們越來越意識到單純從用戶使用行為,更多的是用戶對內容的偏好挖掘是不夠的,而在用戶的交互,在使用行為上,在交互上面其實也有很多數據是值得挖掘和分析的,它更有助于我們判斷用戶的使用場景,用戶的偏好以及降低用戶的使用難度。為轉化率,為用戶體驗,提供更有力的支撐。所以在這個層面可能我們相對來說有差異化的。

第四,我們是一個相對而言比較開放的生態體系。我們跟小米、華為這樣的互聯網巨頭,我們都做到了互通互聯,這可能是在業內相對而言比較罕見的。因為各個物聯網體系在中國目前相對來還是比較封閉的,各個品牌更多是去做自己生態內的互聯互通。而我們相對而言都往外走了一步,就是放低了姿態,用開放的心態去跟像小米,華為,阿里這樣的大互聯網公司去做生態合作。如果站在這個角度來講,未來物聯網實現那一天,我們在數據方面的積淀可能會有助于提高品牌的影響力或者未來運營電商的可能性。 

最后,關于新基建,新基建 解決了不管是人工智能還是所謂的信息服務的功能或效率。我還是想回到一開始,如果我們把智能電視終端理解成為它是一個業務或者服務載體,隨著新基建的發展,會有更多的更好的更優秀的基于新基建衍生出來的服務可以更好的落地在終端上。 

三 問答環節:

您現在看到在交互上未來可能會有哪些創新,可能會對內容應用運營產生哪些影響?

在語音交互這個層面,基本上所有的廠商都在中高端機器上面都有語音交互功能。在交互這個層面來講,不管是打字還是觸控,當電視機或者說當終端用戶是一個老年人的時候,打字或者觸控遠遠不如用語言的方式容易理解。自然語言是天生的,最簡單的交互模式,用戶用語言的方式就能夠完成自己的需求表達,學習成本最低的。 

對于用戶而言,學習成本是極低的,更多的難度在于我們怎么樣去做語音采集,語義識別以及真實的最滿足需求的服務提供。這種模式會讓廠商、服務方增加開發難度,但是卻大大的降低了用戶的使用難度和學習成本。我依然堅定認為在人工智能的語音交互層面,是學習成本最低,發展前途最高的。 

另外在交互層面,一方面人工智能解決的是如何提高效率的問題。另一方面,人工智能更大的作用應該發揮在當用戶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時候,針對電視更是這樣,根據用戶的使用情景,內容和合作伙伴當期的熱點,以及商業化訴求,能夠有效的達成共識,來提供服務。在這種層面,人工智能我才認為更好的解決了這個問題。 

語音是我最看好的,再到遙控器的體感上面,再到現在我們大家已經可以看到攝像頭等等,未來還會有很多不同的交互層面,比如手機就是大屏的另一個控制器,即多屏協同,多屏合作等等。

如果用時間和空間的角度去看的問題,您會發現是不是我一定要在電視機前完成交互過程?比如今晚8:00有一場周杰倫的演唱會,我知道長虹的虹領金的用戶也是某某手機的用戶,我可以讓他在上班過程中,下班過程中,中午吃飯過程中獲取信息,不同的時間,不同的空間,通過不同的設備能夠讓服務協同在一起。 

站在這種角度上來講,除了攝像頭或者體感等基于單純的單純的交互設備或者方式方法,我想更多的延展的第三部分就是基于時間、基于空間,在協同層面上,我會有不同的終端,或者甚至是從社交的角度來講,有不同的人群能夠完成同樣的一件事情。

您覺得現在或者過了三五年以后,當運營的產能價值遠遠超過了現硬件價值的時候,有沒有可能出現一個更具進攻性、外延性的一些差異性策略?

這個是一定有的,我剛才講的更多是基于我們現在對于行業、對業務的理解做出的定位和選擇,可以發散一下,比如說可能會有兩個方向,雖然看起來現在已經有2億多臺智能電視終端,但是在除了長視頻之外的垂類業務上面,即使是像移動端做的這么好的游戲業務,電視端上還是沒有看到很優異的表現,甚至很多合作伙伴都離開電視游戲行業,或者說離開OTT游戲行業到運營商去做游戲。 

第一,我們想做的是在短期內通過我的優勢或者說我的聚焦能夠幫助合作伙伴成長起來。如果我的合作伙伴成長起來之后,雙方的優勢集中在一起,很有可能就會被放大,如果不是同一家公司,很有可能做不大。在很多垂類業務上,我們現在都看到了機會,隨著終端規模增長,在很多情況下結合了系統廠商的應用外的運營能力,更便于發現用戶的真實需求,更便于幫助垂類業務快速找到用戶,能夠快速成長起來之。在這種層面上來講,我甚至不排除有合資成立公司或者延展模式能夠做大。 

第二,我們在談垂類業務時,往往談的更多是針對垂類業務本身。比如我在談教育的時候,更多就是在談跟學而思合作;我在談音樂的時候,更多是談怎么跟QQ音樂合作,單純的講都是針對垂直業務。但是我想今天給大家提出一種觀點,我們還應該意識到電視用戶截止到今天這個時間點來看,可能絕大部分用戶還是集中在長視頻上,或者說集中在音視頻上,在這種情況下有沒有可能將音視頻業務跟垂類業務結合起來?

我覺得業務的想象空間非常之大。我隨便舉個例子,這幾年的綜藝節目里面,比如我是歌手,中國好聲音等等音樂類綜藝節目,那是不是就可以跟垂類的 K歌比如全民K歌,比如音樂類的應用結合在一起。這種想象空間實際上非常大,甚至我也在跟合作伙伴交流,現在很多長視頻的服務商都提供給會員功能,跳過開機,跳過劇集的片頭和片尾,也跳過了主題曲。但是也有很多用戶在主題曲過程中,他是愿意跟著一起唱一下,可以考慮怎么樣跟垂類業務結合在一起。

另外有一點就是我們可以研究一個挺有意思的現象,可能在手機端的很多游戲、是單純做垂類的有形,但是其實隨著現在大IP的發展,文字IP,影視IP,游戲IP會混合在一起,跨界來做這樣的事情。熱播的劇集會跟游戲、圖書等等一些相關的業務跨界,產生交集,所以在這個層面我認為交集很大,空間也非常之大。 

看起來智能電視的終端量已經有足夠的規模,只是還缺乏臨門一腳,怎么樣能夠幫助業務方快速成長起來?一旦有1個案例、2個案例、5個案例、10個案例,這種已經被證明的成功模式存在之后,大家在整個生態上各自把自己的角色或者定位發揮好,這個產業才會真正健康良性,之后我覺得合縱連橫的可能性或者是想象空間就會變得非常巨大。 

電科技專注于TMT領域報道,青云計劃、百+計劃獲得者。榮獲2013搜狐最佳行業自媒體人稱號、2015中國新媒體創業大賽總決賽季軍、2018百度動態年度實力紅人等諸多大獎。

投稿請登錄:http://www.storycarousel.com/member
商務合作請洽:marketing#diankeji.com

聲明:本站原創文章文字版權歸電科技所有,轉載務必注明作者和出處;本站轉載文章僅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電科技立場,圖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二分快三